首页|未解之谜|世界之最|动物植物|UFO|考古|灵异|人物|陵墓|历史|战争|奇闻|宇宙|内涵图|门事件

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 正文

阿兹特克人的“死亡之庙”之谜

更新:2018-12-24 16:52:31

“死亡之庙”之谜

“我们将会征服宇宙中的所有人类”,阿兹特克人的保护神惠茨罗伯底里夸耀说,或者至少阿兹特克人记载了这位神灵曾经这样对他们说。他的预言还有:“我会使你们成为世界每一个地方的君主和国王。”为了实现他们上天赐与的命运,阿兹特克人极其精确地标明了他们权力中心的所在地。在通往其岛屿首都泰诺克蒂兰的数条大路的交汇处,他们建起了一座宏伟的四层金字塔,也就是西班牙人所称的坦布勒·梅尔神殿,或者叫大寺庙。

像长钉穿透物质结构一样,这座巨大的神殿把日常世俗生活与上天极乐世界以及下面悲惨地狱联系到一起。恰当地说,它是一处令人恐惧的地方,是一个“死亡之庙”。它的石质基座上刻满了缠绕在一起的蛇。建筑物内黑暗的房间内充塞着各种宗教祭品——小雕像、石面具、动物骨头、贝壳和头骨。有陡峭的楼梯通向金字塔的正西面,那里建有两个神殿,分别供奉着太阳及战争之神惠茨罗伯底里和水及丰收之神泰拉洛克的雕像。

在西班牙人攻克泰诺克蒂兰后,他们千方百计地要毁掉所有在他们看来是异端之神的痕迹。他们把坦布勒·梅尔神殿夷为平地,然后用拆下来的石头建起一座大教堂。表面上他们似乎拆走并毁掉了惠茨罗伯底里和泰拉洛克的雕像,但一些人认为印第安人已经把这些雕像抢走并把它们藏匿了起来。尽管泰诺克蒂兰松软的土层把这些秘密掩盖了,它们在数个世纪以后却又得以重见天日。

1978年,当工人们在墨西哥城的中心铺设电缆时,大寺庙遗迹被发现了。那是考约尔克兆圭的巨大石像,她是惠茨罗伯底里叛逆的姐姐,最后被撕成碎片。它的发现代表着墨西哥考古新纪元的开始。

接下来的五年中,考古学家和其他专家一起挖掘了周围的地区。他们终于弄明白被西班牙人毁掉的大寺庙仅仅是一个中心建筑,也就是说在早期寺庙基础上建起来的阿兹特克文明中心的一部分。隐藏于松软泥上下的大寺庙的那些沾满人血的石头才是对阿兹特克人信仰的令人惊异的记录。

在公元1325年,阿兹特克人定居在泰诺克蒂兰之后不久,他们就用芦苇、稻草及干草建成一座神殿来表达对他们守护神的感激之情。这个简陋的建筑物早已腐朽了,但它却是大寺庙的起源。在接下来的两个世纪中,神殿不断地被重建,每一个新增加的建筑都围绕着以前的建成。同时,有一片很大的用来举行仪式的场地围绕着庙宇,这就形成了一个由围墙围起来的建筑群落。崇拜者可以从东、南、西、北四个门进入去朝拜供奉在七十八个庙宇和神殿里的诸神。

在这个神圣的环境里,大寺庙是一个足有一百三十五英尺高的金字塔圣殿,通向塔顶祭祀台的台阶有一百多级。随着考古学家在遗址上发掘的深入,他们发现至少有六座重建的神殿。其中几个是为了弥补其他不断陷入水浸地基的建筑物的数量而兴建的,但重建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反映整个帝国的壮大。在扩张的过程中,曾有邻国向阿兹特克的统治者发出以下的外交祝词:“很荣幸地看到尊贵的阿兹特克帝国不断地强大,这是你们的命运。”每次扩张行动完成后,庆祝活动是必不可少的,以祭祀诸神。大规模的祭祀活动要持续数天才结束。

随着对大寺庙挖掘工作的进展,考古学家发现越来越多的说明阿兹特克人信仰的证据,其中没有比惠茨罗伯底里神殿的遗址更令人恐惧的了。这个圣殿的对面是一块黑色的石头,就是在这石头上面,祭司们拽住祭祀牺牲品的四肢并挖出他的心脏。在泰拉洛克神殿的附近,考古学家发现地下有一座雕像,推断它应是神与祭司之间的一个使者。它可能是作为一个祭坛或是一个仪式来接受鲜血淋漓的心脏。阿兹特克人认为这样就有助于确保泰拉洛克的祝福降临。

令人恐怖的实际上是两位供奉在大寺庙顶部的神。“惠茨罗伯底里,是海克力斯第二,他实在是太强壮和好斗了,是强大的城市毁灭者和人民的刽子手。”泰拉洛克,负责降雨使大地变得丰产的神,也有他暴戾的一面,“他把冰雹、闪电,暴风雨和危险一股脑儿抛向河流和海洋。”

大寺庙在许多方面体现出诸神的双重控制——最明显的表现是他们的两个神殿。金字塔的本身就是一个有双重意义的象征,不仅代表诞生惠茨罗伯底里的圣山,也代表了形成泰拉洛克的雨水的天空。

在对大寺庙的发掘过程中所发现的最不寻常的东西要数月亮女神考约尔克兆圭浮雕了。它的直径差不多有十一英尺,描绘的是被斩首和碎尸的月亮女神考约尔克兆圭,也就是惠茨罗伯底里的姐姐。

“考约尔克兆圭”这一名字的意思是“挂满铃挡的神”。阿兹特克人认为她是一个恶毒的女人,“同所有的蜈蚣和蜘蛛讲话,并把自己变成一个女巫师”。铃铛用来装饰她的脸颊,并且与她的凶恶形象相一致的是她在腰带上挂着一个头骨,还佩戴着一个张牙舞爪的毒蛇臂章。

大寺庙的内外有超过八十个贮藏贡品的地窖,贡品种类超过七千种,从祭祀婴儿的头骨到贝壳,应有尽有。这些贡品中仅有一小部分源自阿兹特克人,大部分来自于臣服邻邦的进贡。这也是阿兹特克帝国版图广阔和国势强盛的证明。地窖中有许多神的雕像,以泰拉洛克的居多。神秘的埋藏物中还包括面具、骨灰瓮,燧石和黑曜石的刀具、美洲虎的骨架、鳄鱼的头,响尾蛇和蟒蛇的皮、玳瑁壳,还有大量的珊瑚,举行祭祀仪式的房间里的摆设明显是按照某个仪式程序来安排的,但是如此摆放的含意却仍是个谜。

每逢大寺庙被扩建,来自祭拜人的贡品都会大量地被献给这里的诸神。这些贡品体现了一个广阔的时空范围。藏在大寺庙地窖里的面具的历史要比多提哈罕城早一千多年。根据阿兹特克的知识,第五个太阳就在此城诞生,所有的贡品中最古老的要数制作于公元前800年的一个奥尔梅克人面具。也许这样的贡品能把阿兹特克文明和这些更古老的著名文明联系起来,有助于证明阿兹特克人征服其他所有文明是有其合理性的。

大约在公元1500年,阿兹将克人十分迫切地想要维持他们对整个帝国的牢固统治,就算来自战争和统治上的困难也阻挡不了大寺庙又一次扩建。实际上,恰恰是这些困难才使得扩建工作显得更加迫切。

颇富戏剧色彩的是,扩建工作还没有彻底完成,就已经失去了它的必要性:大寺庙被西班牙人毁于一旦,成为了真正的“死亡之庙”,它的秘密也久久埋藏在地下不为人知。

    +加载更多新闻
    正在加载中...

    热门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