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未解之谜|世界之最|动物植物|UFO|考古|灵异|人物|陵墓|历史|战争|奇闻|宇宙|内涵图|门事件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长河 > 正文

朱熹反对自由恋爱却勾引寡妇色诱尼姑

更新:2018-06-20 13:19:40

有打油诗曰:

长江滚滚诉朱熹,

阴阳两面愚后人。

枉法惩情千夫指,

勾尼为妾怒鬼神。

朱熹,宋朝人,所编撰的《四书集注》为后科举取士标准,其学说成为帝王巩固其统治的法宝。朱熹,宋绍兴十八年(1148年)考中进士,在官场上几经沉浮,二次被斥为伪师,二次逐出朝廷,色胆包天,险被斩首。

朱熹反对自由恋爱却色诱尼姑

朱熹是道德高尚的正人君子,还是口是心非的伪师?我们共同来回顾一下历史。

捧打鸳鸯

宋淳熙7年(1181年),朱熹由宰相王淮推荐提举任浙东路常平茶盐公事,前往浙江巡视,来到台州。

当时,台州有一位奇女,名严蕊,人品高尚,美貌惊人,才华过人,弹琴、下棋、歌舞、绘画无一不精。尤其是写作诗词,丝毫不在当时诸多著名文人之下。许多人千里迢迢慕名而来,只求目睹她的风采,领略她的才艺。

台州太守唐仲友文雅俊秀,善于诗词,也想见识一下严蕊才艺。春天到了,桃花芬芳,杨柳依依,彩蝶纷飞。唐太守在春意盎然的花园中摆下酒宴,邀请当地文人墨客和严蕊,观赏桃花,插柳闹春,并以“桃柳相依”为题,要各位宾客,写一首诗词。

唐太守是早有准备,很快挥笔写出:

清平乐

红豆酿酒,

桃柳怎执手?

仙邀月友伊消愁,

冷冷清清幽幽。

借问此去蓬莱,

青鸟当空飞悠。

桃叶题尽春秋,

寒露折尽苦柳。

唐太守毕竟是进士出身,凌云健笔意纵横,笔墨风骚多寄托,借物用典寓深情,此词刚出,来宾静思一番,后齐拍手叫好。严蕊落落大方走到唐太守身旁,静静默看一会儿,就一边潇洒挥笔,一边轻吟低唱,缓缓写出:

清平乐

(和唐仲友)

临风把酒,

桃柳可执手。

邀来云仙与月友,

春风吹拂牵手。

借问此去蓬莱,

青鸟为我导游。

柳叶流露衷肠,

桃剑铭刻思愁。

随着严蕊的墨笔停住,吟唱静止,举座皆惊,齐声喝彩。唐仲友也不由惊讶一番,感叹严蕊果然名不虚传,此词不但意境纵横开阔,奔放恣肆,而且知我心,合我意,乃我知音。唐仲友才思涌发,情难自禁,急步向前,在严蕊词后,奋笔写下:

笔吐肺腑摇桃柳,

词如清风见真淳。

情酣落笔震鸿雁,

词成笑傲凌台州。

唐太守笔在动,严蕊心中之情也在涌动,脸上不由地发红起来。来宾看到唐太守与严蕊词中一对一和,和他俩眼色交流,也都心知肚明。大家趁机而说唐太守的琴弹得优美,严蕊的舞跳得绝妙,请唐太守弹琴,严蕊跳舞。唐太守终于遇见了一位真正的知音,当然欣喜答应,就在席间摆上琴,调好弦,内心的激情汹涌,为证实自己判断,并表达自己对严蕊的爱慕之情,他弹出汉代司马相如的《凤求凰》的曲子。严蕊一听曲子,就明白唐太守的心意,在大家催促下,严蕊一边翩翩起舞,一边随着琴声动情地吟唱起来:

凤啊凤啊飞回故乡,

飘游四海寻找所爱的凰。

有位艳丽的女子就在眼前,

多么希望与他结为一对鸳鸯。

凤啊凤啊飞遍海角天涯,

带着所爱的凰永不分离。

当酒宴散去,已是月上中天。夜风徐徐,虫声唧唧,月影疏淡,唐太守满怀柔情蜜意,对严蕊表达了自己感情。他从桃树上摘下一枝桃花,送给严蕊。严蕊早已敬慕唐仲友太守才华横溢,风流潇洒,也对唐太守表达了爱慕之意。俩人手牵着手,久久地在花园徘徊,相互倾诉心中情感。以后,俩人经常交往,唐太守作曲弹琴,严蕊起舞歌唱,俩人情投意合,立下了海誓山盟。

朱熹此次一路巡视,一路大肆宣传他的“存天理,灭人欲”主张。在台州,朱熹对唐太守与严蕊的事极为不满,唐太守与严蕊自由交往,显然是违背朱熹的主张。朱熹指责唐太守和严蕊违反礼教,违背道德,是人欲的膨胀和作乱,禁止他俩交往。

唐太守和严蕊认为男女之间只要是一片真情,就没有必要把自己严严地关在屋子里。他俩一如既往,弹琴下棋,吟诗作画,享受着爱情的甜美。

朱熹为此十分恼怒,就一连向朝廷上交了六次奏章,诬告唐仲友太守败坏礼教,不守伦理,行为不检,伤风败俗。朝廷轻信了朱熹的话,撤销了唐仲友台州太守的职务。

朱熹仍不罢休,发誓要拆散唐、严二人,以警告他人,树立自己权威。朱熹就借口严蕊不守妇道,抛头露面,败坏道德,将严蕊抓进监狱,严刑拷打,要她招认和唐太守干了违犯礼教的事。

公堂之上,严蕊毫不屈服,勇敢地说:“我和唐太守相爱,出于一片真诚,没有哪一点是违犯礼教的事。唐朝诗人卢照邻都曾写下:‘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比目鸳鸯真可羡,双去双来君不见。’”

朱熹吼叫道:“唐仲友是朝廷官员,你和他谈情说爱,就是破坏朝廷的名誉,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和朝廷官员来往,你若不断绝和唐仲友的来往,我就判你死刑。”

严蕊一听,大笑起来,嘲笑朱熹:“你说你饱读圣贤书,自称仁义道德之人,圣贤在哪里说过人与人相爱要判死刑。孔子、孟子、墨子都讲人与人之间要相爱,你不允许人们相爱,难道要互相仇恨,才符合礼教?你滥加罪名,无辜抓人、杀人,这就是你的‘仁义道德’?”

朱熹恼羞成怒,强词夺理地叫道:“你不尊伦理,不灭人欲,纵欲相爱,就当死罪!”

严蕊耻笑起朱熹:“那么,你母亲爱你父亲,你妻子爱你,你爱你妻子,也都是不灭人欲,纵欲相爱?莫非你也要判你母亲、妻子死罪?连你也当死罪?”

朱熹答不出话来,露出凶相,叫道:“来人,拖下去严刑拷打,一定要她在招供上写上罪状!”

朱熹在离开台州前,又编织唐仲友污蔑朝廷命官的罪名,将唐仲友发配边境。

新任台州太守岳霖,认真查阅了严蕊的案子,认为朱熹完全是小题大作,不按法律办事,为所欲为。岳霖也早就听说了唐仲友与严蕊真挚爱情的传闻,如今见严蕊不畏强权,至死忠情,深为感动。岳霖凭着正义,重新审理了这个案子,依据宋律,改判严蕊无罪释放,并赔偿她的一些损失。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热门文章推荐